紅水烏龍

alll
阿里山茶
2015-09-17
sscce-636x422
柴燒烏龍
2015-09-17

紅水烏龍

dsfdsfee

紅水烏龍為南投埔中茶區的傳統型重發酵的烏龍茶,製作過程須以人工不斷浪菁,而且需要以茶師的五官去判斷萎凋、發酵與炒菁的時間,極為費時費工,隨著鹿谷鄉茶葉栽種面積擴大,加上比賽茶蔚為風行,凍頂烏龍的名氣蓋過紅水烏龍,一向製作嚴謹的紅水烏龍,開始隨著凍頂烏龍走向中度發酵甚至輕度發酵,加上高山茶的興起,紅水烏龍逐漸式微,幾乎被消費者與市場所遺忘。

台灣50年代量產茶葉的地區,只有文山包種茶、屏東港口茶、木柵鐵觀音、新竹椪風茶,與南投埔中茶、凍頂烏龍茶等六個茶區。自古名山出好茶,生生茶業發源於埔中,見證了這段從興盛到衰敗的茶事。
時至今日,台灣高山茶發展已經飽和,許多茶人紛紛回到茶山,想找尋這支美麗且充滿韻味的紅水烏龍,可惜懂得製作紅水烏龍的茶師多半凋零,在商業至上的社會風氣下,這支極度耗時耗工的紅水烏龍,也漸漸失去了生存空間。
見聞於此,農場主人陳桓生,憂心一支美好的台灣傳統型烏龍茶失去傳承,於是決定賣掉位於台中市區,月營業額逾三百萬的咖啡館,重新訓練一批製茶工人,並向年逾八十的祖母請益,從零開始,從挑選適合製作紅水烏龍的茶樹開始種植,到管理茶園,到摘採製作,每一步驟親力親為,決心找回紅水烏龍優雅絕俗的韻味。

鞋子上的泥土,臉上的汗水,讓生生茶業生產的紅水烏龍,代表的不只是對於台灣傳統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,更是農業中敬天重人,生生不絕的精神。

庭前芍藥妖無格,池上芙蕖淨少情;唯有牡丹真國色,花開時節動京城。
《黃庭堅》
生生,不絕之辭。陰陽變轉,後生次於前生,是萬物恆生謂之易也。
《孔穎達正義》